首页 »

一妇婴段涛:挂号黄牛利润超过毒贩

2019/9/11 20:30:03

一妇婴段涛:挂号黄牛利润超过毒贩

 

一段“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”的视频日前在微博刷屏:一女子在医院大厅声嘶力竭地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炒到4500元,医院与黄牛里应外合,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。

 

事实上,挂号黄牛现象由来已久且屡禁不绝,根源何在?看病女子怒斥黄牛与医院里应外合,是否确有其事?上海观察就此采访了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:

 

上海观察:您怎么看待大量专家号被黄牛掌控的情况?这是医疗资源紧缺下的必然结果吗?

 

段涛:优质的医疗资源大家都想要。从目前公立医院的定价来看,可以说优质的医疗资源又好又便宜,必然导致供不应求。这种供求关系的严重失衡,一定会产生寻租空间,挂号黄牛就是其中的一种。所以,可以说挂号黄牛几乎是一种必然结果。

 

 

上海观察:目前黄牛钻的是哪些空子?为何之前倡导的实名制不能杜绝这个问题?难点和漏洞在哪里?

 

段涛:黄牛有各种各样的倒号方法,说实话我是没法知道那么全,具体的方法网上有很多披露出来的。而且,即使现有的倒号方法被技术手段限制了,他们很快就能找到新的办法拿到挂号名额。

 

搞定一个挂号名额,几千元和几十元之间的差价就是利润,这当中的暴利超过毒品,又比贩毒安全多了。利益这么大,压力比贩毒小,诱惑实在太大,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突破医院设置和挂号网站设置的各种障碍。

 

上海观察:有人认为,黄牛挂号盛行,是因为和医院内部人员之间存在勾结和关联,您觉得情况是否确实如此?有什么办法应对?

 

段涛:勾结可能性有,但不会是很大的比例。医院也在采取各种措施防范黄牛,包括实名挂号,但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,因为黄牛总能想办法绕过去。

 

另外,医院的主要精力是在诊疗患者上,挂号黄牛只是医院管理上某一方面的问题,医院不可能铺上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抓黄牛。而对黄牛来说,抢到挂号名额就是他们全部的生计问题,所以动力非常大,医院打击黄牛的动力不可能超过他们。

 

 

上海观察:一妇婴在打击黄牛方面具体采取了哪些措施?

 

段涛:一妇婴的措施和其他医院没什么两样,我们努力了,但是你懂的,并没有什么用……

 

上海观察:黄牛盛行这件事,给医院带来的最大负面影响是什么?对涉及到的相关管理部门等,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?

 

段涛:出现挂号黄牛,对医生、医院和病人都没有好处,唯一拿到溢价的只是黄牛。所以,医院也并不希望这样的局面长期持续下去。

 

说到打击黄牛,现在提出的大多数方法都不奏效。比如说提倡分级诊疗,建议患者一些小毛病尽量在社区和二级医院解决,但比较难执行,因为很多人认为二级和社区医院医生的水平不如三级医院,不可靠;

 

比如有人提出要对黄牛进行更严厉的处罚,这就要求法律法规要跟着调整。否则按照目前的法律法规,挂号黄牛即使被抓进去,待几天就出来了,违法成本太低。但是,如果对黄牛实行过重的处罚,似乎也要有足够的理由和依据。

 

有人提出,应该提高专家的诊疗费,从价格上实现患者的分流,从而调解供求矛盾。但是,我们现在的公立医院主要是针对老百姓的,提供的是公共产品,不应该有大的盈利,所以专家诊疗费定得太高会有问题;公立医院以外的地方,可以对优质的医疗资源进行自主定价,但真正能离开公立体制去自主定价的医生,其实还是很少。

 

可以说,在当前的体制下,各种措施都只能部分缓解黄牛现象,要根治基本很难。

 

相关链接:

 

“黄牛”有哪些抢号伎俩

 

——利用抢票软件抢占线上号源。挂号黄牛长期“从业”,熟悉各医院放号时间和规律,会先在网上收集患者信息,一到放号时刻,利用抢票软件争抢号源,有时一早上就能抢到三甲医院100多个专家号。

 

——利用系统漏洞先囤号再腾挪患者。虽然各地普遍实行挂号实名制,但多数医院的网络挂号平台并未与公安部门的身份证系统联网,实名制成了“伪实名”。一些“黄牛”会利用已有身份证件甚至编造虚假身份信息,先将线上号源“秒杀”囤积,找到买家后取消原有预约,再立刻用患者真实姓名补占。由于预约不收费,即便号源最终没有售出,“黄牛”也毫无损失。

 

——线下排队,倒卖“队首位置”。考虑上网不便的患者,医院一般会在窗口保留一定比例号源,并定期将网上没有预约完的号放回窗口。一些掌握规律的“黄牛”早早排队占据“有利位置”,抢占剩余优质号源。

 

——多种手段获取医院内部号资源。有医院医生、护士的关系预约,以及医院工作人员挂号或医生本人加号等。

 

  (本文仅代表受访者个人意见。编辑邮箱:shguancha@sina.com)